最新小说《金牌神医:腹黑宠妃》第5章 渣男渣女狠狠虐

2016年09月24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

“大小姐,你没事吧?”

凤蝶连忙给雪鸾歌拿了一条干布,让她擦干身子。

“我没事,小月牙才有事。”

雪鸾歌摇了摇头,让凤蝶先将月蝶带出去看看,她中了迷药,还没醒来。但她看得出月蝶没有性命危险,所以便没有自己动手。

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凤蝶扶起地上的月蝶,将她扶到外面,拿出一个药瓶让她闻闻味道。

呛人的味道,让她立刻就醒了过来。

“我怎么睡着了?大小姐呢?”

月蝶一醒来就惦记着雪鸾歌的安危,焦急地问道。

“大小姐没有出事,今日这采花贼没有得逞,只怕他日还会再来。”

凤蝶凝重的说道,如今大小姐的容颜越来越美丽,可是却没有能力保护自己,倾城容颜带来的不知道是福还是祸!

雪鸾歌在屏风之后擦干身子,穿上彩绣抹胸长裙,但对那千层饼似的外裳,却不知道从哪里下手。

“大小姐别急,凤蝶来帮你穿衣!”

凤蝶站在她的身边,将一件件衣裳为她披上,而后为她束上腰带和织锦披帛。

“月蝶,你收拾一下屋子,我替大小姐梳头。”

“好咧!”

月蝶点点头,动手收拾起乱糟糟的屋子。

平日大小姐都要在这里玩耍,纸张丢得一地板都是,还有散落在地上的纸鸢与泥人。

雪鸾歌坐在梳妆台前,凤蝶心灵手巧地为她梳理及腰的青丝。她还没到及笄之年,故而还没有梳起发髻,平日都是编一条条细细的发辫,用彩色丝带和精致的绢花点缀,看上去俏皮可爱。

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既来之则安之,她调整好自己的心绪,让自己慢慢融入这片天地。

屋里还没收拾完,月蝶将杂乱的东西都扫好堆在一旁,动手要收拾涂鸦的颜料和砚台。

这时,外面传来了一阵喧闹声,让月蝶和凤蝶都露出了难看之色。

“二皇子殿下,表小姐,请止步!家主吩咐过,闲杂人等不得入菡樱轩。”

外面守门的侍卫开口说道,看到不可一世的二皇子和自视甚高的表小姐,他的气势也有些不足。

这两个都是他惹不起的人,二皇子殿下是皇族贵胄,不容侵犯。表小姐花扇香的娘亲是家主的姐姐,因为家主身体抱恙,所以借着辅助弟弟的名义,把持了雪家的大权。

只怕再过些时候,这圣龙皇朝的超级世家雪家就要改姓了!

“大胆!睁大你的狗眼看看,这里哪一个是闲杂人等?”

表小姐花扇香摆出一副当家主母的威风样子,好似她已然是雪府的女主人一般。

“本皇子只是担心雪小姐的安危,你们是要以下犯上不成?”

二皇子风卷云冷声喝道,摆出了皇子的架子。

他们特地来这里就是想要确定一下雪鸾歌到底死没死,如果死了最好,如果没死就准备补刀!

“小的不敢!”

侍卫们闻言哪里还敢阻拦,只能放他们二人进去。

“他们来这里肯定不安好心!”

月蝶和凤蝶当下就走了出来,想要拦住他们,免得他们伤害到大小姐。

“嘻嘻!好多人!好热闹哦!都来陪歌儿玩吧!”

雪鸾歌看到他们到来,脸上露出了一抹腹黑的笑容,而后摆出了一副小孩子的姿态。

没等他们回答,雪鸾歌就拿起了一旁的颜料,朝着他们二人身上泼去。

“画画咯!”

她将颜料泼了他们一脸,开心地拍了拍手,然后拿起墨砚朝着他们砸去。

渣男渣女送上门来,她不狠狠虐一顿,岂不是罪过?

“哎呦!”

花扇香躲闪不及,脑袋被砸了个伤口,立刻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。

“痛死我了!”

“你们陪歌儿玩游戏呀!”

雪鸾歌好似没有发现她受伤一样,将月蝶扫在一堆的各种杂物,纷纷朝着两人身上砸去。

“雪鸾歌!你疯了吗?”

二皇子脸上被泼了颜料,又被一个泥娃娃砸中俊脸,暴跳如雷地怒吼道。

“好好玩!歌儿还要玩!小月牙,小凤儿,你们都来陪我一起玩!”

雪鸾歌没有被他的咆哮声吓到,伸手招呼一旁目瞪口呆的月蝶和凤蝶一起玩。

她们两个倒是没有陪她一起闹,而是立刻发出信号弹通知家主过来,免得闹出大事。

“我要打死你!”

表小姐花扇香捂着脑袋,想到这一次可能会破相,就疯狂地朝着雪鸾歌扑来。但被她绊了一跤,直接朝着一旁倒去。

想到怀里的孩子,她连忙拉上二皇子风卷云垫底,丰腴的身子,直接把风卷云压得结结实实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“嘻嘻!”

雪鸾歌看到他们滚在一起,浑身上下都是脏兮兮的,活似从粪池里爬出来,忍不住露出了开心的笑容。

月蝶和凤蝶见到他们那狼狈的样子,觉得大快人心,特别解气!

“雪鸾歌!你这个疯婆子!一辈子都别想叫本皇子娶你!你就等着孤独一生,做一辈子没人要的老女人吧!”

二皇子风卷云怒不可遏的吼道,扒掉脸上残留的泥巴,简直被恶心死了。

他说什么也无法忍受这个又疯又傻的女人是他的未婚妻!

“啪——”

一个菜盘飞了过来,直接砸到了他的脸上,盘子里的菜从他的脸上滑落下来。

“你嘴巴张的好大,是不是肚子饿了?给你吃菜菜!”

雪鸾歌直接将桌子上没来得及收拾的剩菜朝着他脸上招呼去,让他气得脑袋都炸了,直接朝着雪鸾歌的脖子抓来。

就在他的手快逼近她的时候,一片飞叶掠过,直接将他的手震得发麻。

一阵药香扑鼻而来,伴随着一道瘦削单薄的蓝色身影而来。

“滚出去!”

雪云澈温润如玉的脸上,浮起了不怒自威之色。一双清泉般的眸子,露出了一缕寒芒。

“这里是雪家,不是你想放肆就可以放肆的!”

掷地有声的威严嗓音,叫人听着都忍不住发颤。

“舅舅,明明是她动手打了我们!你看看!我的头都被打破洞了!”

花扇香嚎啕大哭,哭得撕心裂肺惨绝人寰。

“雪家主,你一定要严惩雪鸾歌!”

二皇子风卷云的脸上也浮起了怒色,他生平第一次被人弄得这么凄惨。

“我只见到你们要打我的宝贝女儿!所以,给我立刻马上消失!”

雪云澈冷冷的说道,立刻关心地走到雪鸾歌的身边嘘寒问暖,生怕她受一点点伤。

“我们这样子,怎么出去啊!”

花扇香欲哭无泪的说道,嫉妒的看着雪鸾歌。

“来人,把这两个闲杂人等撵出去!”

雪云澈见到他们还赖着不走,直接命人赶走他们。

当仆从和侍卫看到他们这狼狈的样子,那异样的目光,让他们感觉凌迟般难受和屈辱。

发表评论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