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小说《鬼王独宠:腹黑小狂妃》第2章 该减肥了你知道吗?

2016年08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

见他不说话。

墨云初凑过去,靠得近了,更加明显的发现,那男子的双眼血红血红的,那种妖异的红,不像是得红眼病,更像是与生俱来的色彩,如同被鲜血浇灌出来一般,仿佛是世间最纯粹的红色,看起来不觉得怪异,反而给人一种那是天地间最美丽的色彩。

她不由自主的伸出手,往他那双眼睛摸去,心里疑惑。

不是红眼病?难道是美瞳?熬夜?色盲?!

她的指尖,在即将碰到他肌肤的前一寸时,一抹红光自他眼中掠过。

一簇火苗在她手掌上无端的烧了起来,墨云初迅速缩回手,“喂,你!”

“十尺。”

地上的男人开口,似冰天雪地里被覆盖的声音,低沉中带着几分暗哑,暗哑里夹杂着冷漠。

“不准靠近。”男子声音更沉了几分。

墨云初:“……”

他是叫她不准靠近他十尺之内的距离?

墨云初眼珠子转了转——她人生地不熟,这男的看起来拽拽的挺牛逼的样子,说不定是个当大官儿的?什么皇帝、太子、王爷的都极有可能,说不定还能趁机搞好关系混口饭吃!

她娇俏细致的瓜子脸上立刻绽放一朵如花般的笑容,她的脸小小的,下巴尖尖的,樱桃小嘴,将那双眼睛衬得特别大,一笑起来酒窝深深,就像刚刚绽放的水仙花,玲珑剔透。

“哎呀大哥,你看你刚刚帮我杀了那几个人,我都还没来得及感谢你呢,正所谓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,四海之内皆兄……”

正打算哥两好的套关系的墨云初,还没靠近那男子,火苗从她脚底下窜起,诡异的妖火看着温度不高,皮肤一碰到直接变成焦黑。

“十尺。”

男人的声音不冷不热的提醒,已然带上一丝威胁的警告。

若不是这女子身上没有任何杀气,又是没用的木系魂体,她的下场早就如同方才三个鬼影一般。

墨云初:“……”

她微不可闻的抽了抽嘴角。

墨云初并不是个喜欢热脸贴冷屁股的,对方看起来不太好相处的样子,她索性也走得干脆,她还不想留下来呢!

奇怪的世界,奇怪的人!

墨云初大步离开,夜晚的森林不好走,毒蛇猛兽太多,也不能随意走。

她走出了十多米外,见到那男人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地上杂草很多,几乎淹没了他的身影,一阵冷风吹来,鼻尖浸入浓浓的血腥味。

柳眉微蹙,男人似乎受了重伤,就这么躺在这里昏迷过去,半夜被野兽叼走怎么办?

想到刚刚这男人救了她一命,自己就这么把他丢在这里怎么也说不过去。

何况她现在对这个世界还一无所知,或许可以等他醒后问问他。

她回到男人身边,“喂,醒醒。”

男人没有反应。

她又走进些,八尺,七尺……一尺,昏过去了?

她低头一看,发现他身上竟全是血,就算不被野兽叼走,说不定流血都会流到死。

夜越来越深,十万大森林中,野兽的叫唤此起彼伏。

天更冷了。

墨云初手心翻转,一株嫩绿色藤蔓从她手掌心中慢慢探出,藤蔓越长越粗壮,缓缓靠近男子,想要缠绕在他身上。

那男人唰的一下又睁开眼了。

他的神色很不对劲,呼吸粗重,双眼血红,炙热的气息像是刚从火炉里跳出来,仿佛是嗜血的兽。

云初被吓了一跳,这男人警觉性也太高了。

“吼——”

突然,一阵惊天动地的咆哮声传来,一只巨大的妖兽,瞪着一双诡异的绿眼,在黑暗中盯着他们!

“卧槽,好大的野兽!”

云初转身就想跑,却忽然想起地上的男人来。

自己要跑了?他要怎么办?

墨云初仔细打量他,森林里太暗了,月色被遮掩住,她无法看清楚他隐在暗影中的模样,只能见到他那双红的诡异的眸子,还有他身上被鲜血染红的衣裳。

墨云初这才发现,他的双臂血淋淋的,恐怕他连抬手都抬不起来。

难怪他一动不动。

墨云初心中犹豫了一阵,真要见死不救?

这个男的刚刚还帮她杀了那三个鬼影,哪怕不是真的出手帮她,也算间接的救了她。

“吼!”

巨大的野兽却不再给她思考的时间,前腿高高抬起,猛然跳了起来,张开血盆大口,猛然朝两人扑来!

墨云初一咬牙,也顾不得其他,掌心之中藤蔓一甩,立刻将地上的男人卷了起来,背到了背上,转头狂奔!

男人:“……”

他居然……被一个女人背了起来。

男人抿着的唇终于吐出一句冰冷的话语:“放开。”

墨云初可不敢停下,身后的野兽在狂追,这要是一停下,可能两个人都会落入野兽的口中。

“少废话,我这是在救你!”云初扭头冲男人吼了一声:“妈呀,你知不知道你好重!该减肥了你知道吗?”

男人:“……”

墨云初又道:“别以为我很想救你,你帮我杀了那三人,我现在也救了你,咱们也算是扯平了,互不相欠!”

野兽越来越近,她的速度却越来越慢,毕竟要带着一个比自己重的人逃跑,是很废力气的。

男人感受到她的后背全是汗水,身体紧绷,然而却始终未曾将他丢下。

他眸心深处掠过一道光芒,似乎还想说什么,墨云初手中的藤蔓却灵活的缠在树梢上,她抓着藤蔓一跃而起,猛然跳到了远方。

剧烈的奔波本就伤重的男人越发难受,一直被压制的火毒几乎快克制不住。他重重的喘息一声,顾不得其他,用仅剩的一点点力量去压制这火毒。

天色渐渐亮了起来,月色褪去,远方的鱼肚白露出一丝丝光亮。

墨云初终于甩开了那野兽,整个人虚脱在地上。

他看了一眼半倚在古树上不知是在闭目养神还是昏过去的男人,这男人是爽了,可怜她背了他一夜,又酸又累!

借着光亮,墨云初这才看清楚这男子的脸。

好一张倾国绝色的脸!

那极致白皙透测的肌肤,像是盛夏之中斑斓清澈的冰晶,虽带着寒气,却无法忽略那如同天神之手雕刻的完美杰作。

他的眼阔极深,将他精致的五官衬托得非常坚毅,哪怕比世间所有女子都还要美,但丝毫不让人感到一丝女气,反而有种这才是从画中走出的谪仙。

发表评论

*